设为主页    加入收藏    投稿邮箱:lygjgjy@126.com    
首  页 政务公开 党建报道 机关动态 群团建设 文明创建 文体集锦 平安创建 信息统计 重要讲话文件
创先争优 网上党校 联动共建 摄影作品 书画作品 党务手册 组织架构 工作问答 微博频道 学习型机关
八一节前忆家父
2017-8-2 8:46:45   来源: 殷然            打印本页   

     今年是中国人民解放军建军90周年。
  


  


  
   在这光辉的节日到来之际,不禁使我忆起早年参军的家父。
   我的父亲,1928年6月出生,属龙,本市灌云县人,1944年参军。在那灰红、褪了色的由第一任新中国国防部长彭德怀签发的我父亲《兵役证》上(见插图),还清晰地记录着他的名字并明确地写上他参军的时间:1944年8月至1947年11月,部队:中共领导的灌云盐井团、陆军104团,军事专业:步机枪手,职务:步枪手。对于去世的父亲,今年8月1日,是一个特殊的日子。一种特殊的情感使我忆起父亲的一些往事.
   我的父亲,家住灌云县南岗乡(原叫斗沟区南岗乡)殷口村。听他讲,他16岁参军,即1944年8月,已是抗日战争的后期。他说他是被我的祖父动员去参军的。我的祖父早年也是共产党员,参加革命也较早。国难当头,我的祖父参加革命不久,就动员我的父亲也去参军,去为抗战、为解放战争作贡献。
   父亲曾经对我们说:那个年代,他参军很简单,几乎不需要任何手续,只要说愿意革命,愿意为人民、为祖国献身就行;愿意打鬼子、灭汉奸就行;愿意跟共产党走、参加革命队伍就行。他说,有一天晚上,他被我的祖父领到部队,就算参军了,成为革命军队的一员了。到了第二天,就开始和敌人打仗了。父亲是陆军,属于地方性部队,是当地的区(县)委领导的地方性武装,但正规编制番号也在上面。他说:有一个头一天晚上和他见面,一起参军的战友,第二天在战场上就牺牲了。这是很不幸的事。但那个年代,谁只要当了兵,就不怕死,就不把“死”考虑得重要了。那个时候,日本鬼子已处于防御阶段,我军开始局部反攻了。所以战争形势对于我军有利。父亲的部队主要是打击路过敌后的敌人和有步骤地消灭地方汉奸势力。
   听父亲讲:那个年代,当兵的确苦,主要生活艰苦,吃的、穿的都是不好的,能吃到粗粮(如:粗加工的玉米、小麦、山芋干)就不错了,更谈不上大米、白面了。他当兵前2年没有吃过一次大米饭。武器也是很简单、陈旧的,多数是上级从日本鬼子和汉奸那里缴获后发放的,或从地主武装那里捕获来的。有时候为了迷惑敌人,晚上行军时,还故意用木棍拴在没有拿到真枪的战士身上,以说明我军武器齐全。在一个晚上,他们攻打敌人炮楼,为了营造声势,他们专门从老农那里购了陈旧的鞭炮点燃,以让敌人知道我军火力尚可。他说,那个年代,军民感情的确深厚,如同鱼水情一点不假。一个晚上,他们的部队分成几个小组撤退。他那个小组来到了一个伊山北面(可能是现在的灌云县仲集那里)村庄的老农家,那个老农起初很害怕,以为是汉奸装扮成“共军部队”,不敢”接待”他们。后来,一听他们解释,看证件,探“口气”,老农确信是自己的队伍,才热情地接待他们。尽管没有好吃的,但他毕竟把自家仅有一斤多玉米面拿出来弄饼,又煮了一些黄豆,供父亲他们吃。事后,父亲那个小组严格遵守“三大纪律、八项注意”,坚持“不拿群众一针一线”,对那老农说,“暂时我们部队无粮还你,也没有钱给你,就打了借条给你,等战斗(战争)结束一定折价还上。”说着,他们小组的组长就将写好的借条叫老农收下。那个老农不肯收。说:“人民军队为人民,打鬼子,打汉奸,我们应该支援,俺那点玉米、黄豆不算什么了。”但,最后还是被他们动员收下了那个借条。可见,当时的军队军纪多么严格,群众与军队感情多么深厚。
   听父亲讲,在那个特殊的战争年代,行军也是辛苦的。有一天,他们的部队行军。路过原来的海州一个煤运货堆附近,一阵风陡然刮起,个个脸上被黑煤灰沾污了,各人的脸一下子变成了黑脸。但没有一个人要求停下来洗脸,只等到2个小时到了目的地,大家才被允许用河水洗洗脸。
   在战争年代,父亲也负过伤。那是在1947年5月,一次,我军攻打沭阳某集镇的战斗中,正开始冲锋时,他头部被敌人榴弹炮弹片击中,当场流血昏倒。被担架队队员抬到一个老农家,由部队卫生员进行包扎。随后,在那老农家养了两天伤,就随部队出发了。当时,部队卫生员只开了一个证明,是用灰白色的小字条写的,证明父亲在那次战斗中负过伤。
   自从那次负伤后,父亲一直感到头时痛时疼,特别在寒天、阴雨天就明显。可能是那时医疗条件差,没有输消炎性药物,没有及时疗养,没有得到应有的治疗所致的。由于那时部队行动不稳定,生活上时饱时饥,时冷时热,致使他早年就患了胃病,到他前年(2015年12月28日)去世前,还习惯用炒熟的姜糖治胃痛。但他也不在乎这些。他说,比起那些当场牺牲的人(战友)来说,算是幸运多了。以后,他们随部队,在灌云县城周围与国民党残余部队、地方流亡土匪又打了几次小仗。
   他说,后来他们部队不少人南下渡江打老蒋,父亲本来也报名要去。可惜,部队首长说:你负过伤,不去为好。再加上我的奶奶需要人照顾,又向部队说过此事。部队最终决定让父亲留下,复员到地方,参加土改。自那时起,父亲就脱下军装,在农村参加土改,当村干部,并且当过好几个生产队的干部,后当农民。当生产队干部期间,因他领导有方,协调能力强,受到了社员群众的普遍赞誉。
   全国解放后,部队开始发放、补发兵役证,我的父亲顺利地拿到了由时任国防部长彭德怀签发的《兵役证》,那张对于他来说是很珍贵的证件,一直被他保存着.他去世后,现在被我完整地保存着。
   父亲拿到这样的兵役证,感到很光荣、很自豪。他说:他毕竟在青年时代为国家当过兵、打过仗。当部队和民政部门开始登记发放军人残废证时,父亲却因为那份“负伤证明”遗失,未能拿到残废证。按规定,父亲那次负伤,把卫生员开的那份“负伤证明”要是保管好,收藏好,起码能评上三等“残废军人”。可惜,他当时把那个“负伤证明”带回家后,被我奶奶放在碗底上,那碗又放在泥土灶后,被奶奶弄湿后,奶奶以为不是“重要”、不是“值钱”的东西,就扔掉了。这是父亲和我们作为子女的一大后悔。听60多岁的我大姐说:如果那“证明”不遗失,父亲会多拿不少补贴呢。对于父亲,也确实是一种后悔之事。他后来到处“奔波”,找了许多战友、同乡写了书面证明,还是没有起“效用”。因为,部队和民政部门只能认“原件”。自那以后,父亲也就安下心来,不再为那事“奔波”了。他说,办不了残废证,这无所谓,比起那些死去的人(战友),比起家乡下江南渡江作战牺牲的人(注:在我们村有渡江作战牺牲的人),他感到自己还是幸运的,还是幸福的。他时常对我们说:他一想起牺牲的战友,就感到难过。
   父亲虽然没有拿到补发的军人残废证,但,我们家庭都因父亲有着“参军”的经历,得到了党和政府的不少优待和照顾。上世纪六十年代初,母亲患病住院,听我大姐说,在县城医院住了近两年,医疗费用全由政府减免掉。在那个生产队“大集体经济”的年代,我家每年也得到政府补助给父亲的工分不少。所以父亲说:虽然没有拿到残废证,但党和政府对我们不错,是对得起我们的。改革开放后,父亲拿着“兵役证”到民政部办理了定期领取补助的手续、证件,从每月拿17元到他去世前每月领取1000多元,从未间断领过优抚补助补贴。有时候还领过临时补助的大米、白面、衣物等。在晚年,他还被民政部门几次邀请到(灌云大伊山北)老军人疗养院进行疗养。
   2005年和2015年,父亲分别领到了由中共中央、国务院、中央军委颁发的“纪念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60周年”和“纪念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纪念章各一枚,同时还领到一次性优抚金。他说,领到这样的2 个纪念章,这是他一生中最光荣的事。
   父亲有时看到电影上反映战争年代的镜头,感叹地、情不自禁地对我们说:其实,真正的战争比那还要艰苦,战斗比那还要残酷,敌人比那还要狡猾,还要厉害。共产党打下的江山,都是千千万万象他那些牺牲的战友和其他烈士们用鲜血换来的,要求我们要珍惜今天来之不易的和平生活。
   我妈去世早,在我2岁时,就因病离我们而去了。从那时起,父亲一个人将我们姐兄弟四人带大成人。如今各自成了家,过着和谐的生活。母亲去世后,父亲一直未续娶,直到他去世。长期的岁月,他一个人过。我们请他到我们任何一家过,他都不肯。他说,自己能过最好,不想麻烦你们。他说主要也想活动活动。自己动手,何尝不可?到实在不行再说,再“麻烦”你们。我听了他的话,时常一肚子酸疼。他在世时,我也经常抽时间回家看看老父。特别对他的身体很关心,经常叮嘱他要注重身体。有一年夏季,天气特别热,我因公出差在外,未能关心、照顾他防暑降温问题,特地打电话给大姐、大哥、二哥,请他们务必将父亲防暑降温之事做好,并承诺,一切费用由我负担。
   父亲对我们教育也很严,常对我说:凡事要想开些,要多做好事,莫望前程。要好好工作,要好好做人,要向好事好人学习,要教育好自己的子女。每次见到我的儿子,都提醒他要好好学习,将来成为有出息、对国家有用的人。
   这就是一个早年参军的老军人、老父亲的朴素话语。我们为有这样一位普通的当过兵的父亲而自豪。
   如今,父亲走了,但他留给我们的一些宝贵的精神财产永远在我们心里珍藏着。
   愿父亲在地下安息!愿他曾经战斗过的家乡更加幸福、美好!愿中国人民解放军更加威武、雄壮!愿伟大的祖国更加富强、繁荣、文明、和谐!
   (江苏省连云港市国税局 殷然 )

站内链接:
2017-8-2 8:46:45
精彩推荐
[图文] 全市党办系统党性教育专题培训班圆满结束
连云港地税局机关党委召开党建标准化建设工作座谈会(图)
市检察院组织召开2017年重点课题指导会(图)
东海县机关工委举办2017年入党积极分子培训班(图)
The worker Committee of Lianyungang government. 中共连云港市委市级机关工作委员会 版权所有
投稿邮箱:lygjgjy@126.com  联系电话:0518-85826259
苏ICP备05050405号  连备3207050152号
(浏览本网主页,建议将电脑显示屏的分辨率调为1024*768)